设为首页 / 加入收藏 (周一至周五9:00-17:00)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收藏/鉴定/拍卖 > 鉴定
收藏/鉴定/拍卖
鉴定

20140122100033299.jpg

(左边真迹,右边疑伪)

 

    这幅《荷花鸳鸯》真迹非常有名,它不但是名人画的、而且是送给名人的。画上款是“德洁夫人正”,德洁是李宗仁的夫人。这幅画是送给李宗仁夫妇的作品之一。


  白石先生画荷花鸳鸯的时候,有自己的喜好和特点,这时候画的荷花就不是普通的荷花了,是并蒂莲。白石先生非常讲究中国传统意义上的这种吉祥寓意,既然是画鸳鸯,鸳鸯一定不能是单只的,要成双成对。为了这种“吉意”,白石先生配合着鸳鸯画的荷花都是并蒂的、成双的,某些时候画的荷叶也是双数。这就是吉祥就要吉祥到底,透着喜兴。

  将白石先生的真迹对比疑伪作品,我们就能看出来:同样是并蒂莲,疑伪作品在用色上,颜色太过浮薄,一点不厚,让我们觉得这花的生命力弱。另外,它的勾线、行笔出现了我们曾经提到过的那种轻佻、浮华的弧度,那种弧度是不属于齐白石的。

  另外,画大荷叶的时候,这种大色块的用墨,更考验一个画家用墨的水平。一般来讲,用墨非常高明的画家,他在用色上都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,所以用墨是个基本功。白石先生的用墨很讲究,他每天早晨起来之后,要么是自己、要么是他的夫人胡宝珠、要么是其他的服侍他画画的人,先为他在大砚台里磨就半升墨。这都是很浓的墨,需要淡墨的时候,再用水调淡,绝不能偷懒,不能说需要淡墨了,简单地研磨几下就直接用,这是错的。他绝不是直接磨几下就当淡墨用;而是磨成浓墨,掺水调成淡墨再用。这看似是个次序的关系,其实会影响到画作整体的质感表现。

  我们看疑伪作品中,大荷叶的最右侧最淡的地方,白石先生的真迹是有笔痕的,是要每笔都能看出来谁先谁后。我记得,一次跟国家画院的老院长龙瑞先生聊天,他说了一个非常好的比喻,我印象很深。他说,好的画家,每一笔之间的关系,就像西湖莼菜羹,这莼菜很滑,即便一勺捞上来许多莼菜非常密,但是每根菜之间绝不拧在一起,绝不会乌涂一团,再密也能择得开。好画家的笔墨关系,就能够达到这种感觉,白石先生的笔墨,每一笔都能够择得开;而这张疑伪作品就达不到,再加了几个勾筋,更是乱成一气,这已经说不上“用墨”之法,连最基础的“用水”之法都没有达到。尤其是荷叶最右边墨最淡的地方,已经彻底一塌糊涂了。

  还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,就是比例失当。在这个点景的作品里画的是鸳鸯,鸳鸯是这幅画的“神”,是“画眼”。如果把鸳鸯画得那么小,在这幅画里就有点失当了。真实的鸳鸯的个体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大的,而在疑伪作品里,成了小鸟的状态,你不仔细看就要忽略它们了。这种比例失当,在白石先生的作品里是很难出现的。(本文节选自齐白石再传弟子、北京市东城区美协副主席、著名学者、画家李海峰所著《齐白石艺术欣赏与真伪鉴别》一书)
 

联系我们
18519900685 (周一至周五9:00-17:00)
北京市大兴区天宫院魏永路9-1号 102609
画院概况
画院简介 画院章程 发展历程 组织架构 画院荣誉 员工查询 联系我们
作品欣赏
书画作品
名家画展
书画展览
名家专区
画院顾问 名家推荐 画院会员 理事会成员
会员专区
入会须知 我要入会 分支查询 认证查询 人员查询
2013 版权所有 © 书画院单位门户网站 京ICP备13040102号-6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5350号